万里南海回荡琅琅书声-985教育(985org.com)

■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大美边疆 

碧海,蓝天,微风,白沙……从永兴学校的教学楼向窗外眺望,一座灯塔在汩汩浪涛中矗立。

教师洪美叔带着孩子们指向窗外:“那是哪里?”

“中国南海!”孩子们大声回答。 

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包含的280多个岛、沙洲、暗礁等,像朵朵睡莲,浮珠般点缀在波涛万顷的南海上。永兴学校便坐落于西沙群岛最大的岛屿——永兴岛上,是中国最南端的学校。

这里虽风景绝美,但高温、高湿、高盐,淡水、蔬菜等物资短缺。“从没想过我能在这里坚持这么久,也没想到,才几年时间,学校的变化就这么大。”洪美叔告诉记者。

普通与特殊

6月,湛蓝天空下,永兴学校的红色塑胶操场跃动着孩子们奔跑的身影,电子阅览室、多功能报告厅、健身室等一应俱全。

“你看,那是我们新建成的教师之家,老师们可以在那看看书、喝喝茶!”

“网络条件越来越好了,5G技术的应用让线上远程课成了家常便饭。”

“以前,教师不够,幼儿园是混龄教学,现在分了大、中、小班!”

永兴学校校长冉兆春兴奋地说:“这几年呀,学校变化太大了!”

冉兆春话锋一转:“不过,你可能觉得,和岛外一些学校相比,这里的条件也挺普通。其实,我们所处的地理环境特殊,能有这样的条件,真的不容易!”

永兴岛隶属海南省三沙市。三沙,管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是我国位置最南、面积最大的地级市,同时也是我国陆地面积最小、人口最少的地级市。永兴岛,则是西沙群岛最大的岛屿,是一座由白色珊瑚贝壳堆积形成的珊瑚岛,也是三沙市政府驻地。

2012年7月,伴随着三沙市揭牌成立,当地村民和驻岛工作人员最大的愿望就是办所学校——让孩子们能在父母身边生活读书,而不是到岛外就读,成为“留学”儿童。

2015年12月,岛上唯一的学校——由海南省教育厅和三沙市政府共建的永兴学校正式招生,从此结束了三沙没有学校的历史。 

“和一般学校不同,永兴学校是一所集幼儿园、小学、成人职业培训教育等为一体的综合性公立学校。”冉兆春介绍,目前,学校有33名岛上居民的子女就读,其中幼儿园在园幼儿24名、小学生9名,教师8名。

刚刚办学时,学校面临不少困难:教学资源匮乏,交通不便;师资力量不足,教师们工作时间长、强度大,尤其在生活上难以适应。“不过这几年可好多了。”冉兆春说。

永兴学校建立之初,师资队伍组建的方式是由海口多所学校派遣支教教师,教师每学期一换,难以保证教学的连续性。

2018年,三沙市与海南省琼台师范学院共建永兴学校,琼台师院对永兴学校进行托管。此后,支教教师通常会签署3年任职协议,协议到期后可自愿申请续签。洪美叔就是在毕业后,由琼台师院委派到学校工作的。如今,她已在学校任教4年半,从初出茅庐的带班教师,成长为幼儿部负责人。

“听校长说,我们即将改造音乐教室、美术教室,还要进行智慧教室建设,到那时,孩子们会人手一台平板电脑,在编程课上能直接控制机器人。”洪美叔的眼中闪着亮光。

局促与广阔

三沙幅员广阔,海域面积200多万平方公里,但岛屿面积仅13平方公里,其中,永兴岛面积只有2.1平方公里。“用45分钟就能把全岛走个遍。”洪美叔说。 

虽面朝广阔的大海,但生活空间局促,与外界相对隔离,加上师生较少、学校规模小,这里的孩子能享受到与内地一样优质的教育吗?能有宽广的视野吗?

这曾是岛上家长们最大的担心,也是冉兆春一直思考的问题。

“加强对外合作!”冉兆春反复强调的这6个字,打开了学校办学的视野。“这几年,在三沙市和琼台师院的支持下,永兴学校与外界的合作越来越多,不仅和北师大海口附属学校携手,还与上海的黄浦区北京东路实验小学以及北京的北师大实验小学、北京黄城根小学建立了合作关系,在教育教学、师资培训上实现了借力发展。”

小小的网线,让更多一流学校的教育资源“飘洋过海”来到了永兴学校的课堂。依托海南省教育厅统一为全省中小学提供的“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学校建设了专门的网站,为每名教师提供网上备课和教学空间。这个学期开始,通过“空中课堂”接收设备,孩子们每周都会上一次线上音乐课、两次线上美术课。

“不再觉得我们是一所孤零零的学校了。”小学部教师王诗媛说。

虽然有来自岛外的帮助,但自身的努力探索更重要。以琼台师院组建的教学指导委员会为引领,计算机教师出身的冉兆春开发了少儿编程课程。“可千万别觉得海岛上的学生学不会,孩子们学得可起劲儿了。为了打字,把拼音学好了,为了编写动画故事,语文也有了提升,对美术音乐的兴趣也更浓厚了,今年学生的作品还在海南省少儿编程大赛中获得了二等奖。”冉兆春告诉记者。

慢慢地,永兴学校的教师们对“广阔”这两个字又有了更深的理解——因地制宜,用好三沙独特又富饶的资源。

结合三沙特色,学校开展了“三色教育”:红色爱国主义教育、蓝色海洋文化教育、绿色环保文化教育,将爱国主义精神、爱护海洋环境和绿色环保理念深深烙印在每个孩子的心里。

“蓝色海洋文化是我们的财富,而三沙就是海洋资源的‘聚宝盆’!”王诗媛说。 

“三沙生物资源丰富多样:像唐代僧帽的唐冠螺、高贵鲜艳的红珊瑚、像花朵一样的海百合、蝴蝶般轻盈的蝶鱼、成群的像海水中飞翔的燕子一样的燕鱼……”教师们绘声绘色地说。

“海马是超级奶爸,海龟是岛礁的保护神,神奇的诺丽果能治百病。”冉兆春如数家珍。

除了丰富的自然资源外,海事局、航标处、邮政局……在三沙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永兴岛上的各单位都积极支持教育,成了孩子们的课外学习基地。

面朝大海那一刻,遥望海浪腾涌、海疆辽阔,感受祖国富强的蓬勃力量,让这里的师生感到无比开阔。

困苦与快乐 

“差点崩溃了!”那是2019年的一天,洪美叔记得,因为海边的空气腐蚀性强,宿舍的门坏了,空调也坏了。加班到晚上10点回到宿舍后,发现灯也坏了。夜里热得睡不着,全身是汗,被蚊子咬得浑身是包。突然间,她号啕大哭。

但是,洪美叔从没有真正想过要离开。坚守的信念来自岛上孩子的改变和家长的信任。

班上的学生奇奇(化名)害怕飞机声,一听到飞机轰鸣就又哭又闹。奇奇刚来洪美叔班上时,她的爸爸每天都来学校看看情况。洪美叔对他说,放心把孩子交给我们吧。那段时间,洪美叔在户外活动时总会随身带着耳机,听到飞机声就赶紧给孩子戴上,奇奇哭闹时就把她抱在怀里。慢慢地,她尝试在飞机飞过时领着孩子们一起玩有趣的游戏,转移奇奇的注意力。不久后,奇奇渐渐消除了恐惧。奇奇爸爸直呼神奇:“我们用了这么久也没解决的问题,洪老师只用了一个月。”

2020年,小男孩文文(化名)随母亲下岛,因为要离开洪老师了,他在船上哭了3个小时。就在不久前,文文还打电话告诉洪美叔,上小学后,自己已经读了139本书。

“这里的村民和驻岛工作人员,守护着他们所爱的家乡,而我们要守护好他们的孩子。”洪美叔说,“不仅是我,岛上的每名教师都被这种信念所牵引。”

冉兆春在岛上工作已经3年了,是永兴学校的第五任校长。刚上岛时,他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开玩笑地说,我是中国最南校长,也是最“难”校长。不过如今的他说,虽然已经52岁了,出生在北方,对环境有各种不适应,但却爱上了这里。

爱这里倾心付出的教师。“琼台师院委派到永兴岛的教师,都是学校最优秀的毕业生,他们并非没有其他选择,但仍然选择留在这里。”至今,琼台师范学院已派出10个批次130名支教员工。

爱这里悠久丰厚的海洋文化。“富饶美丽的南海,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也有着与自然共处的和谐文明。”冉兆春说。

在这里,最让教师们感到快乐的是什么?

永兴岛上有一种植物叫抗风桐,树枝被海风吹断了,可以落地生根,很快便枝繁叶茂。洪美叔说:“当地人都会唱一首叫《抗风桐》的歌,我最喜欢的是这一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天天都是平凡生活,到底为了什么你这样坚定执着,莫非你心中也有美丽梦想,有梦的心永远不寂寞。’每当唱起这首歌,我就为自己火热的青春而感到骄傲。”

冉兆春则说:“每周一早上8点,全校师生都会参加庄严的升旗仪式,看到五星红旗飘扬在这碧海蓝天之间,是我最自豪的时刻!”

“西沙群岛是南海上的一群岛屿,是我国的海防前哨。那里风景优美,物产丰富,是个可爱的地方……”孩子们的琅琅读书声,伴着椰风、迎着海浪,在万里南海久久回荡。

《中国教育报》2022年07月02日第1版 

发表评论

加入本站VIP会员订阅计划,海量资源免费下载查看

立即加入VIP会员 暂时不想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