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届”,改变我的命运-985教育(985org.com)

火热的七月,既是大学生的毕业季,也是莘莘学子走出象牙塔奔向社会的时刻。

今年的7月,是“82届”大学生毕业40周年的日子。“82届”,是特指恢复高考之后相继于1978年春秋两季入学,分别于1982年春夏毕业的77、78级大学生。这届大学生总共67.5万(包括77级的27.3万和78级的40.2万的大学生)。

40年弹指一挥间。作为“82届”的一员,在花甲之年,我终于从繁忙工作中解脱出来,倏然放慢40多年习以为常的奔跑着的工作脚步,喘息间,一些过往经历会时常浮现在脑海……

“82届”,改变我的命运

1978年高考准考证

难以忘怀的的山化时光

《忆山化》

——山东化工学院化工系七八级同学入学四十年聚会有感

山化美,风景旧曾谙;

梧桐院里寻真知,栈桥边上观潮涌。能不忆山化?

忆山化,最忆是青岛;

日出碧海红胜火,红瓦绿树醉青啤。

今朝又重游!

忆山化,更忆同窗情;

四载芳华友情深,举杯叙旧言不惑。

庆贺复相逢!

这是4年前,我在到达青岛参加大学同学入学40周年时前的随笔感言,照录于此,以示4年“82届”生活给我的人生多么深刻的影响。下面,我就概括下几点自己比较深刻的感受,并采撷几件4年中对自己学习生活等影响和印象深刻的方面回忆如下。

“82届”,改变我的命运

在山东化工学院化读书期间于校门前留影

山东化工学院现名青岛科技大学,位于碧海蓝天、红瓦绿树下青岛市,曾是原国家化学工业部直属重点高校,该校源于1876年2月的奉天文会书院(奉天苏格兰长老会义塾),解放后的1950年,新中国在此基础上创建了沈阳轻工业高级职业学校,1956年迁至青岛,于1958年组建为山东化工学院,其橡胶专业闻名国内外,被社会赞誉为“中国橡胶工业的黄埔”。

动手写这篇文章前,脑海中不断浮现出40年前的场景。忆起我们有机78级二班42名同学、校运动队一起奔跑的同学、化工系78级近200名同学和全校更多的同学和校友。四年学习和工作后的经历使我感到:山化作为一所工科院校,以其低调、笃学、认真、严谨和务实的作风,培训出一批批富有专业知识和技术,能够脚踏实地、求真务实、埋头苦干、实干奉献的研究型、工程型或管理型人才。这是一所治学思维严谨,讲究实用,具有德国式理性思维的学校。若用拟人化化来描述的话,山化就像一位忠诚、厚道、实干、低调但不失大海胸怀的山东人,这或许与其座落在山东青岛有点关系,但可能还是从源头带进骨子里的基因作用吧。而以上这些特点与我的性格是契合的,或者说我在山化滋润四年的融合,自己与他互相契合了,彼此适应了。可能正是山化的训练,使得我在毕业分配到化工部第一设计院(现为天辰集团),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从同时分配来的几十位来自十几所全国重点大学的新同事中脱颖而出。

“82届”,改变我的命运

山东化工学院旧址现为青岛科技大学四方校区

在大学期间,我如饥似渴地读书学习。不曾忘记,那年那月那时,在教室、图书馆、实验室中,乃至徜徉在春天美丽的樱花树下,或者迈步在遍布校园的梧桐树旁小径上,留下过自己和同学们认真学习的印痕。客观地说,因为我比较好玩,与许多通宵达旦扑在学习上的同学相比,在“82届”中我不属于学习刻苦的。没有全力以赴学习英语和没有大学毕业时报考研究生,是我比较遗憾的事情。因为我爱好比较广泛,当时,我把一些课外精力用在了阅读中外经典、参加文体活动、旅游等方面,我还订阅了《武器知识》《科学世界》等杂志。当然,付出就有回报!查看档案中我的有关《学士学位评定情况表》记载,我在4年中有记载的41门考试课程,主要以优良为主,两次实习,分别是去青岛染料厂的认识实习和去北京向阳化工厂及青岛溶剂厂的毕业实习,均合格,毕业论文《甲醛水溶液聚合动力学的研究》在刘新鹏指导老师的辅导下,获得优秀。

据说,当年培养一名工科生的投入是培养一名文科生的2-3倍。因为,工科院校有实验室、仪器仪表和实践车间等,工科生必须做实验和动手操作和制作机械仪表等,这些投入巨大。山化亦是如此。那时,我们每周都有几节课在实验室或者实习车间中进行,经常有化学试验和物理试验,计算机、自动化和机械操作等实践(如当时学校实习车间中刨、轧机、自控床和小型机械应有尽有)。在这里,我参加了很多化学和物理实验,学习了计算机basic语言和工程绘图等操作性技能,一些技能在今后工作中得到了应用。这一切,都来不得马虎,尤其是涉及到化学反应,如果一旦实验中发生爆炸,那后果不堪设想。所以那时老师教得认真,同学们学和做得也非常认真,学生搞不懂的要就像钉钉子一样去搞明白,而且不耻下问。老师则有问必答,一时说不明白的,过后搞清楚后及时辅导学生。

是的,我和许多“82届”同学一样认为,我们能够上大学是“命运之神”的格外眷顾,历史给了我们这个机遇。在那个大学生被视为“天之骄子”的时代,“82届”大学生中的许多人有一种“以天下为己任”的抱负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期待,并具有较强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的观念。“人生能有几回搏”,在激情燃烧的岁月,在大学绽放出青春的花朵。在校期间,我们目睹了女排夺冠喊出了“振兴中华”的时代强音,经历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开始接触弗洛伊德、存在主义、民主政治观念、邓丽君歌曲……并参与了人生观大讨论、伤痕文学的创作等等。我们上学的4年,是我国向新技术进军和社会环境宽松多元的时期,这样宽松多元的环境和机会,给了“82届”大学生多元拓展的选择。

“82届”,改变我的命运

在大学期间参加青岛大学生运动会撑杆跳比赛

那时的学校,各种自发性的学生活动和社团组织从萌芽到成长,在学校和系党团组织引导下逐步产生,如我和无机专业爱好书法的李培金同学,在院团委支持下成立了大学生书画协会,李培金任会长,我任副会长。我其他组织了班级运动队参加学校的长跑比赛活动。当然,更多的学生自发组织的讨论会、研讨会,都丰富着学习之余同学们的精神世界。

我的爱好比较广泛。担任了班里的团支部宣传委员和体育委员,是院田径运动队队员并打破了青岛市大学生运动会10项全能录,获院优秀运动员称号。我爱好运动、绘画和摄影,经常为系和班级出板报,在父母支持下购买了摄影器材和洗定液,经常为同学和集体活动拍洗照片,为学院参加青岛大学生文艺汇演绘制演出背景。记得当年是78级的宋晓岩与77级的王建平在我画的背景下出演了双人舞《血染的风采》,与书画协会长李仁金共同组织书画展,记不清哪一年了(好像是80年还是81年),我还为学院的招生简章设计了一幅插图,可惜当时没有留下底稿。由于4年大学中,我的学习成绩始终优良、加上德智体美劳各方面表现比较突出,连续几年都被评为山化的三好学生和模范(优秀)团员。在大学毕业前,山化党委批准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是4年里我们有机78级二班唯一一次在42名同学中发展的2名党员,为我的大学生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并为毕业后的事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一个不同寻常的群体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感念在山化学习生活的日日夜夜,感念同学兄弟姐妹般的友好情谊,感念恩师无私的知识传授,感念在校运动队和书画协会为校争光的美好时光,感念漫步在红瓦绿树下学习的山化校园,感念那些粉黛如雪的美丽樱花,感念过去40年有幸与老师同学相处的分分秒秒……”(摘自本人参加山化化工系78级2018年聚会的随笔)

“82届”,改变我的命运

在山化教学楼前读书

大学生活,有太多的追忆。“82届”,或许在中国高等教育史上是空前绝后的存在,因此,这一届的大学生注定成为一个有些特殊之处的教育群体。   

这届学生囊括了从1966年到1977年应届毕业生在内的11届和1964年到1966年高中毕业的三届学生,年龄约20岁左右的差距,当时,小的仅13、4岁,岁数大的30多岁,平均年龄大概在25、6岁。这种差异化的班级集体,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有更多的交流。当时通常是年龄较大的“老三届”基础较好,但是上学后,年纪大的同学的社会经验强特点体现出来了,年纪小的同学记忆力强等智力优势发挥出来了,慢慢地学习成绩上年纪小的同学经常位于前列,最后我们班上考上研究生的几位同学都是“60后”;而一些集体活动时年龄大些的同学更多发挥主导作用,我们班的团支部书记杨维孝和班长李瑞金上学前都是村党支部书记,许多同学社会经验丰富。与80年代后大部分大学生都是应届生不同,“82届”77、78级大学生多数不是应届生,来源十分复杂多样,有工人、农民、教师、干部、现役或复员军人、应届毕业或在校高中生等。 

“82届”,改变我的命运

参加青岛大学生运动会十项全能比赛合影

丰富而复杂的学前经历,使这两届学生呈现多样化的特点。相比现在同一级大学生多数是一个年级的高中毕业生所构成,“82届”的77、78级大学生在上大学前几乎所有人的遭遇和生存状态都不一样,每一个同学都可以说出自己独特的高考故事。有的人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家长,有的人连什么是恋爱都还没想过;有的人带薪学习,有的人拿助学金读书;有的人成熟练达,有的人年少气盛。比如,我们班的张铭淮大哥,下过乡、当过兵、做过工人,经历丰富。或许“不会再有哪一届学生像77、78级那样,年龄跨度极大,而且普遍具有底层生存经历。不会再有哪一届学生像77、78级那样,亲眼看到天翻地覆的社会转变,并痛入骨髓地反思过那些曾经深信不疑的所谓神圣教条。不会再有哪一届学生像77、78级那样,以近乎自虐的方式来读书学习。”“82届”的来源复杂多样。由于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城乡差异、经历各异等体现出了多元化、交融性等新特点,以我们有机78级二班为例,因为“82届”均有扩招情况,而且囿于当然校舍特别是宿舍严重不足的情况,扩招多以学校所在城市的考生为主,所以扩招后我班有青岛学生十几名,加上象我这种来自地县城镇的学生有十名左右,所以全班42名同学中城镇与乡村学生大概各半。我发现,开始一段时间,这两个群体同学之间日常交往较少,而我这种来自小城市并且爱好广泛,喜欢交际、运动和照相等的特点,恰好成了城乡同学之间的润滑油。之后我想,为什么每年我都能当上三好学生和优秀团员的,学习优良肯定是重要原因,可能人缘好也是个基础吧。

“82届”,改变我的命运

1982年在北京向阳化工厂毕业实习

通过高考上了大学,“82届”学生明白了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处境,让人们觉得有了盼头。“82届”大学生普遍带着一种乐观向上的心态投入学习。他们知道“人生能有几回搏”,在激情燃烧的岁月,在大学绽放出青春的花朵。的确,这届学生的绝大部分人,经过社会磨砺,普遍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学习努力刻苦,毕业后一些人成为了社会栋梁。记得那时,教室和图书馆几乎天天晚上灯火通明,有的学生在晨练中读着外语,各种讲座和集体活动更是火热爆满,连讲座场所的窗外都围满了如饥似渴的学生。同学们想把失去的时光抢回来,如饥似渴地学习自己的专业和外语。就连排队打饭、走路乘公交的时间都在温习知识,争分夺秒。起早贪黑,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夜读是常事儿。这样的勤奋努力之下,同学们的专业水准不知不觉在提升。是的,在饱经沧桑之后,这一群体普遍个性坚定沉毅,较能吃苦。而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形成坚毅的个性和练达的人情,也成为一些人日后发展的重要因素。 

“82届”,改变我的命运

山化运动队郊游合影

40年前的7月,我和山化78级的全体同学毕业了。教学楼前、实验室里、图书馆旁、梧桐树下、运动场上……,在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中,“82届”成为了永久伴随我们的思念。一群书生意气的年轻人带着这些珍贵的人生记忆,匆匆踏上了逐梦的旅程。我们这些山化的“82届”学生从黄海之滨的青岛,奔向全国四面八方乃至世界,奔向我国改革开放的主战场,开启了我们人生奋斗的新征程。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还是处于万物复苏、求才若渴的状况。据有关资料介绍:“甚至在77级本科生读到三年级时,主管部门就曾在部分大学征求学生的意见,问是否愿意提前毕业,读完三年或三年半就按本科毕业走上工作岗位。”1980年夏到982年夏之间,“82届”77级的27万和40万名78级大学生本专科陆续毕业,成为改革开放后所选拔、培养的第一批优秀人才,为求才若渴的中国社会注入了一批新生力量。

其实,“82届”的成功不在知识,不在年龄,而在精神。有人总结到:“这是一种过早承载人生苦难、洞悉人情世故、强烈渴求改变身份现状而又能屈能伸的坚忍奋斗的精神。”是的,“82届”两批学生走出大学之际,中国的改革开放正在紧锣密鼓之中,我们用青春年华和才智参与其中,我们见证了改革开放的发展和深化。正是改革开放的大潮,舞动着“82届”学生的人生奇迹。感恩我们遇到了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我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推动者和维护者,我们的命运与改革开放息息相关。

发表评论

加入本站VIP会员订阅计划,海量资源免费下载查看

立即加入VIP会员 暂时不想写